主页 > X墅生活 >花旗:绿能时代开启,克普勒盛富:石化燃料业恐损失 853 兆 >
花旗:绿能时代开启,克普勒盛富:石化燃料业恐损失 853 兆
2020-08-01
花旗:绿能时代开启,克普勒盛富:石化燃料业恐损失 853 兆

《科技新报》报导,德意志银行、德国与欧洲最大科技应用研究机构弗劳恩霍夫(Fraunhofer),以及由 Mercator Foundation 与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所合资成立的德国研究机构 Agora Energiewende 均发表研究,认为太阳能与风能将成减碳的主流。

再生能源成本持续下滑

花旗集团也呼应德国研究机构的看法,发表看好可再生能源的研究报告,2014 年 3 月底发表《可再生能源时代正开启──以均化成本观点》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以太阳能与风能为首,由于成本持续下降,而将成为主流。

花旗报告认为,就太阳能电池面板来说,太阳能电池模组将以「摩尔定律」(Moore’s law )方式下降成本,花旗预期接下来 5 年内,太阳能电池模组将以每年 11% 的速度降价;另一方面,面板以外的系统总体成本,住宅太阳能部分将以每年 6% 的速度降价,而电网级太阳能计画,则将以每年 8% 的速度降价。此外,花旗还指出,由于转换率的提升,相对地发出同样电力所需要的单位材料减少,加上模组寿命提升,计算均化成本时的使用年限延长,都使得太阳能电池每度电均化成本持续下降。

而在风能方面,花旗表示风能成本也将继续下降,主因来自于风机的增高。

越高的风力发电机,扇叶长度越长,发电的效率越好,此外,越高空气流越稳定,因此发电量不仅更高,也不易受到地形影响,超高风力发电机甚至可以开发原本无法设置风力发电场的新风场,如树林上方等。

花旗统计,100 百万瓦以下的中小型风机,与 100 百万瓦以上的大型风机相比,后者均化成本比前者便宜了 11%。另一方面,由于全球热钱流窜,投资于风能的资金不虞匮乏,使得资金成本下降,也有助于风力发电成本降低。

在太阳能与风力成本节节下降的同时,美国本来因为页岩气「天然气革命」使得天然气价格一度降到低于 3 美元的历史新低,不过在 2013 年的冷冬中,美国天然气一度涨回每 MMBTU 6 美元以上水準,直到 2014 年春暖才又回降,花旗认为,天然气长期来看,价格会走缓升趋势,长期来说会趋近于每 MMBTU 5.5 美元的价位,同时燃煤与核能的价格也节节提高,这样一来,太阳能与风力发电将相对之下更具竞争力。

花旗表示,燃煤发电在减碳法规下,每度电均化发电成本高达 15.6 美分,已经可说基本上被市场淘汰,目前美国新的电厂计画中,只有 2% 是燃煤发电;而核能则造价贵得离谱,以乔治亚 Vogtle 计画来说,建造费用高达 150 亿美元,每度电均化成本为 11 美分,而这还因为美国核电厂目前拥有美国政府的贷款补贴,压低了资金成本,未来失去补贴后,成本将更高,不管与可再生能源或其他能源比较,都没有任何竞争力,也已经可说完全被市场淘汰。

而花旗对水力发电、地热发电,以及海洋能源如潮汐与洋流发电的看法则较保守,虽然以均化成本来看,上述发电方式也均比核能与燃煤便宜,但是受到地理限制较大。花旗认为,未来将是以风能与传统基载电力竞争,而主要在白天用电尖峰时间为发电高峰的太阳能,则将与尖载燃气发电竞争的局面,从均化成本观点来看,风能与太阳能将双双获胜,开启可再生能源时代。

石化燃料产业面临成本压力

相对于花旗对可再生能源所描绘的辉煌未来,石化燃料产业则将面临危机,苏黎世投资机构克普勒盛富(Kepler Cheuvreux)于 2014 年 4 月发表报告,对石化燃料产业发出警告,由于各国大力推动减碳,将直接减少石化燃料的需求,就算减碳政策没有成效,可再生能源的持续降价,也会对石化燃料的价格与需求造成压力。

克普勒盛富的这份报告由前德意志银行碳与能源团队出身的马克路易斯(Mark Lewis)执笔,报告中指出,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针对世界各国减碳的可能推估情况,其中,世界各国推行新的减碳政策的「新政策」情况,与能够将二氧化碳浓度降低到 450 PPM,使地球升温在摄氏2度以内的「450」情况,两情况之间使用石化燃料的差距来推估,自 2015 年到 2035 年,整个石化产业将损失 28.26 兆美元,合约新台币 853 兆,的营收。

其中,损失最大的将是石油产业,将损失 19.3 兆美元;煤业将损失 4.9 兆美元;而天然气产业将损失 4 兆美元。

抗污减碳已是普世趋势

但克普勒盛富也指出,就算世界各国并未积极达成「450」目标,石化燃料产业还是面临风险,因为如中国虽不理会减碳政策,但由于燃煤造成严重雾霾污染已经到无可忍受的程度,中国也正积极制定对抗污染的政策,这将影响煤的需求。

另一方面,更大的风险,则来自可再生能源的崛起。即使在各国并未积极减碳的状况下,由于石油业的开採成本日渐垫高,油价势必处于持续上升格局,而同时可再生能源则持续降价,克普勒盛富预期可再生能源降价的趋势至少将再维持 20 年,高油价将使得能源需求转向可再生能源,同时高油价也将促使节能科技大行其道,两者都会减少石化燃料的需求。

也就是,石化燃料业在「450」情况中,会直接因为需求降低,供过于求、降价,而蒙受损失;但在「新政策」或甚至政策毫无改变的情况中,也会因为自己垫高成本,导致市场转向越来越便宜的可再生能源,或大力发展节能,使需求消失,最后还是供过于求、跌价,而蒙受损失,不论如何都面临相当的风险。另一方面,许多石化燃料产业的资产,如开採成本高的油沙或深海油矿,将变得一文不值,这使得在资产评估以取得融资与投资上将越来越不利。

克普勒盛富的看法可说与美国着名投资银行桑福德伯恩斯坦所见略同,各大投资机构纷纷发表看好绿能,看衰传统石化燃料业的报告,可嗅出全球资金流向的变动,在各大投资机构引导市场资金流向之下,它们所预言的绿能兴起而石化燃料衰退的未来,可能将提早来临。

图片来源:Clinton Steeds  via Flickr CC by 2.0